读书要闻

科学与艺术如何完美融合?《探客的艺术》告诉你

科学家是理性的,艺术家是感性的。科学崇尚数理逻辑、思辨实证,艺术则崇尚自由与灵感。如何将科学与艺术更好地融合,如何培养孩子的科学和艺术素养,是我们科学教育中面临的课题之一。   《探客的艺术》是由美国旧金山探索馆探客工坊的两位创客专家卡伦·威尔金森和麦克·佩特里奇共同撰写的。他们收集了30位创客家们的科学思想和艺术灵感,呈现了150多种手创作品, 并告诉孩子们科学和艺术是融通的,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需要科学,也需要艺术。通过这些手创活动,可以开发孩子们的奇思妙想,锻炼孩子们的动手能力,激发他们学习科学与艺术的热情,培养孩子们的创新精神。当孩子们通过探究式的学习,亲手做出来的这些包含科学知识和艺术灵感的作品时,他们感到和自豪。让学习知识变得如此有趣儿。   这本书不仅是一本科学与术完美融合的作品,还是一本科学教育的的教科书。本书在科学教育的内容组合上有所创新,涉 [详细]

永远的零售 “把商品卖给消费者”

 人们常常忽视它,却始终离不开它。有的人会觉得零售不够起眼,但它却永远欢迎消费者的“下一次光顾”。在这个行业里,人们既可以把企业规模做得十分庞大,也可以做得极其袖珍,因此每一位从业者都有抒发各自情怀的空间。   关于零售的解释你可能已经听到过很多不同的定义,比如“零售就是坪效”“零售就是流量”“零售就是黏合度”“零售就是渠道”“零售就是现金流”“零售就是××的重建”等。但是,这些解读都未能直指零售的本质,而只局限于一些工作方法、认知角度或是某些表象。过度的解释会让我们无法看清事物的本质,进而把本来单纯的零售弄成了玄学,使人陷入恐慌,迷失方向。 [详细]

为数据而生:大数据创新实践八步骤

什么样的企业可以称得上是大数据企业呢?恐怕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。但是,直观地,我们可能觉得Google 更像是一个大数据的企业,阿里巴巴也像是一个大数据的企业,而中国银行似乎不太像一个大数据的企业,尽管它每天也一样浸泡在海量的数据中。除了具有处理大量数据的能力外,之所以Google 和阿里巴巴更像大数据的企业,是因为他们有深入的数据分析工具,利用数据分析的结果直接指导决策,而且经常推出基于数据分析的创新型应用,这还不包括类似于AlphaGo 这样的奇葩。 [详细]

量化金融产品经济学

 要理解次贷危机,必须首先理解什么是量化金融产品(金融衍生品)。自从“冷战”结束以来,大量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转行进入了金融业。从过去设计制造原子弹,到现在设计交易各种复杂量化金融产品——用股神巴菲特的话说,就是生产制造金融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。很多金融衍生品本质上就是一个个赌局,这些赌局可以是关于某支股票未来的价格,整个股票开户送体验金的指数,黄金、石油等商品的未来价格,甚至可以是未来的天气情况等等。由于为各类投机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,因此金融衍生产品的规模和种类增长十分迅速。 [详细]

未来,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名15分钟

 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“网红”的定义局限于拥有青春靓丽的外表并善于的年轻女子。她们在各种社交媒体上,通过塑造美好、乐观、鲜明的个人形象来积累粉丝。从这一点讲,微博、微信、博客等社交媒体上,任何以人像为基础,拥有一定量的社交资产,且这些资产具备快速变现能力的账号,都可以叫作“网红”。 [详细]

商业区块链:开启加密经济新时代

 本质上,区块链是一种永久保存交易记录的科技,而且交易记录无法被删除,只能序贯更新,从而创建了一条永无止境的历史踪迹。这个看上去简单的功能性描述,却有着意义深远的含义。它引导我们对创建交易、存储数据和移动资产的传统方式进行重新思考,而这一切仅仅刚刚开始。 [详细]

苦练的20% 为你带来80%的产出

 80/20法则,这条被经济学家视为可以解释一切的金科玉律,有时也被称为“重要少数法则”,它指出80%的效应来自20%的原因。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,这不是巧合,而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:80%的产出来自于20%的资源。仔细研究公司的账本,你会发现80%的利润来自于20%的客户。当你再深入挖掘这些优质客户的资料时,你又会惊叹:80%的有效信息来自于20%的数据点。之后,即便是你把成吨的钞票砸在剩下的数据点上,也不可能从中挖出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了。   重要少数法则与练习同样密切相关。如果你想 [详细]

情绪可以感染 愤怒可以遏制

所谓的情绪传染,更多是一种形容,但是情绪的确会相互影响。心情舒畅、开朗的人,若同一个整天愁眉苦脸、抑郁难解的人相处,不久也会变得情绪沮丧起来。一个人的敏感性和同情心越强,越容易感染上坏情绪,这种传染过程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。而愤怒会使人失去理智思考的机会,许多场合,因为不可抑制的愤怒,使人失去了解决问题和冲突的良好机会。如果你希望掌控自己的情绪,那么,愤怒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敌人,应该彻底把它遏制住。   情绪是一种病毒 [详细]

“治学重在打基础”

这句平常之语,是刘世南先生著作《在学术殿堂外》(中国文史出版社,2003年初版;九州出版社,2018年新版)一书所收文章中一篇的篇名。另外的六篇包括《勿以学术殉利禄》《刊谬难穷时有作》《平生风义兼师友》《我自当仁不让师》《怎样培养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人材》《不能再轻视基础培养了!——谈当代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的一个关键问题》。书中所述,按郭丹先生序言中所说,主要是三部分:一是根据先生自己几十年的治学体会谈如何打好基础;二是多年学术研究、古籍整理匡谬正俗的文章;三是师友交往录。薄薄一册述学之作,深蕴着作者一生读书治学的深切体会。贯穿于其中的一个主要思想,即是读书要打好基础与根柢,这一“老生常谈”在今天读来发人深思。 [详细]

雕刻时光,然后焚毁

 在《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:电影的元素》中译本的腰封上,赫然写着“一本书读懂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”,以我向来对腰封的态度,很容易就将这句话当成是出版方例行公事的吹捧。读完这本书,才知道我想错了。   首先必须承认,做到“读懂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”并不容易。为了比较妥帖地理解作者罗伯特·伯德在书中极尽详致的论述,又将老塔自1956年的学生作品《杀手》起的所有电影作品都重新看了一遍(有几部甚至刷了两遍以上),纵然如此,在面对作者潜藏于分割为四个板块的十大元素中巨细靡遗、纵横捭阖的解析时,仍然觉得举步维艰。   作者是芝大教授,毕业于耶鲁斯拉夫语言与文 [详细]

热点推荐

联系方式

编辑:石兰

电话:(010)81025346

邮箱:shilan@wiibiz.com

合作机构·媒体

开户送体验金